欢迎来到红松林网!

长白山人参神奇的传说

快讯 责任编辑 老人可 2019-11-27 08:11:35
        本网讯(王东升)报道  人参在中国医药史上具有特殊的地位,占有光辉的一页。中国古代关于人参的传说浩如烟海。
        传说一,《本草纲目》引述了《广五行记》中的一个故事:隋文帝的时候,在上党有一户人家,每天晚上都可以听到有人在房子后面呼叫的声音,前去查看,并没有人。后来在离房子大约一里远的地方,发现了一棵人参,枝叶长的与众不同。在地上掘了出来。它的样子就像人一样有四肢和头身。在这之后,就再也听不到房后的喊声了。像这样有关人参的神奇传说,又使人参更加深入民心。
        传说二,关于人参令人长生不老,鹤发童颜的美丽传说一直在中国民间流传。在吉林省长白山地区就有这样个故事:在很久以前,深山里有一对年轻男女相亲相爱,可村里的恶霸看上了美丽的姑娘,意欲强娶为妾,姑娘执意不从。恶霸率人上门抢亲,刚烈的女子深夜逃入深山,男青年被逼上山投奔强盗,一别就是数十年。当年的男青年成为白发苍苍的强盗头,他率众血洗了恶霸的家,可他的心上人据说却早死于虎口,悲愤的老人发誓要杀尽山中的恶虎。一日,他带人搜寻入山,忽见茫茫林海中一只猛虎正追逐一个近乎躶体的女人,不由大惊,却见那女人纵横跳跃,敏捷异常,似有猫鼠之意,更是骇然。众人高声呼喊,老虎气喘吁吁,落荒而逃,老人走进女子,定情一看、不觉脱口喊出心上人的名学,女子惊疑不作答老人自报姓名并讲述往事,两人抱头痛哭。,这女子容貌与数十年前儿近相同,令人惊讶,女子遂带人深入林海数十里,来到风景绝佳处,指着山坡上一株形状特别的草本说∶当年我逃到山里几乎饿死,恍惚中似有仙人指路,让我挖此草之根眼音,吃后体力倍增,容貌不老。众人正在惊叹不已,突然忽啦啦一片轰响;再看山坡上寸草不剩,老人说,这定是仙人怪你走漏天机,故将仙草收去。女子跪拜仙人、仙草救命之器,与老人共返山寨,再续良缘,这仙草就是今天的人参。动人的传说自然是不必相信,但这反映了人参对抗老、颜美容的奇效。
        传说三,从前,参民们进山挖参,来到人参分布地带一不能大声,二不能说各种污秽难听的话,否则人参就走了,你总也挖不到它。当发现人参时,那就更有意思了・如挖参人常是十数个人拉成一条线,在一个山坡上寻找,忽然一个人看见人参了,这时他就要眼神不错地町住喊一声“棒槌!”别人马上就要问:“什么货?”于是看见人参的人就得答;“五品叶”或者“六品叶”但当看见的是“二夹子”,成者是“巴掌”时,就不是直呼出来,面是喊“六品叶转胎”或“落地托天掌”,以是吉利。这时别人喊“快当”的祝贺话。这才上前用一条两端栓着铜钱
的红线,将人参的苗缠起来,不然据说就会遁走,维绕好后,再把周围的杂草拔掉,铺上雨布跪下,用木器崛土,再用竹打慢慢别除根须上取一块皮,里边放上青若,把人参惠包起来,以防人参破碎,还要在起皮的松树上,砍上几道痕印,挖的几品参就砍几道痕,叫做“照头”,以指示百年后的再来人,这里曾出过人参。因为这里落入的参样还会长出参来。等等这些,有些真是太神秘了。当人参的神秘面纱被科学揭开以后,人参才从茫茫林海走进咫尺可见的人工培植场。
        传说四,东北人一提起长白山的人参,有说不完的神奇故事。身穿红肚兜的人参娃娃;腰扎绿裙、头插红花。顺盼流慧的人参姑娘,说的活灵活现。还有的故事把长白山人参分成水参、米参、磨参。兵家若有得到一个水参,带领干军万马去作战,到了无水干湯的境地,也不受干渴之苦:农家若是得到一个磨参,磨子一转,金豆银豆都哗哗地磨了出来。这些故事,揉进了参民的幻想与希望。
        人参,是籽播的,当它一生长出来时,只有一个叶片,长白山人叫它“巴掌”。不知再过多少年又生一叶,这叫“二夹子”。以后经过百年依次分“三品叶”、“四品叶”、“五品叶”、“六品叶”。到了六品叶就不再增叶了,返回去再从二夹子开始,叫做“六品叶转胎”,是很稀少、很贵重、很难发现的长白山奇珍。所谓水参、米参、磨参,就是指的这种“六品叶转胎”的人参,天下只有长白山才有。人参在增叶过程中,年年结出血红色的籽。长白山里是由人工栽培而成的。而在两千年前,古人所用的人参都是野生的。人参,属五加科多年生草本植物人参的根。野生人参的根细长,人工栽培的人参根短粗,每年生一节。野生人参生长环境较为独特,《人参赞》中云:“三桠五叶,背阳向阴,欲来求我,椴树相寻。”现代中国的野生人参一般生于以红松为主的针阔混交林或杂木林下,分布在长白山、小兴安岭的东南部,辽宁省缓中地区的山地,河北省青龙县的雾灵山林地等处的山地中,常有数株、十数株乃至数十株散生或丛生。
作者简介:戴宝柱,毕业于延边医学院,曾任延边医学院革委会委员、团委书记,政协延边州九届、十届常委、十一届委员、兼任延边州政协九届、十届、十一届文教卫体委员会副主任、吉林医学院客座教授、中国健康教育协会会员、中国健康教育研究会会员、吉林省医药科普协会常务理事兼创作组副组长、吉林省卫生新闻记者协会理事吉林省农村改水协会副会长、延边诗词学会常务理事、延边州卫生局助理调研员、延边州爱卫会办公室主任。
        现任吉林省老科协理事、延边州科协委员、延边州健康管理协会会长、延边州老科协副会长、健康咨询分会会长、延边州科普工作队卫生健康专家组组长、沿边智库首席研究员。